|雜誌精選|

對談-Megan Mosholder

Issue n.72
2018/02/02

1516934922135076.jpg


作為一位概念藝術家,Megan Mosholder憑藉互動性場景、雕塑裝置等,創作出一個實際運作的社會政治景觀設置。畢業於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她榮獲了眾多獎項,其中包括當代藝術基金會、Hambidge藝術與科學創意中心等所頒發的獎項。Megan一直專注於商業委派性、永久性的藝術作品的創作,其中包括為谷歌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新建辦公室創作的作品,一件極具時間性、感光性的藝術品。


Q&A


360°— 從作為畫家使用畫筆在紙上畫畫轉變到作為概念藝術家用線和尼龍繩在空間“畫畫”,促使您在身份和創作形式上的變化契機是什麼?


M — 我的兩個學位都與繪畫有關,分別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學士學位和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的碩士學位。2011年,我參加了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的法國拉科斯特海外留學項目,期間遇到藝術家Teresita Fernandez,受到她的啟發,便開始了針對視覺領域的三維裝置藝術的創作。我的首個裝置就是收集薩德侯爵城堡外凌散的四百多塊石頭,利用縫紉線將其纏繞,呈現出色彩漸變的效果。回到美國后,我繼續此項研究。我開始用尼龍繩來研究我試圖傳達的理念背後的概念元素:空間的定義和三維繪畫的創作。三維繪畫不僅能增強場境效果,還可以趕超裝置所在地的環境。



360°— 材質種類選擇繁多,為什麼選擇線和繩作為創作載體?


M — 利用線和尼龍繩進行創作不僅僅是因為它價格親民,還因為它便於大量四處攜帶,這樣可以讓我在其他地方也創作出大型三維繪畫裝置。這些材料既是過程,也是結果。我希望探索更多的永久性材料,比如編織電纜、鋁、鋼和紫外線活性彩釉等,但這些材料的價格比較昂貴。



360°— 您會把夜光染料塗在線和繩上,用它們來架構起一個三維空間,您希望通過這樣的形式傳達出什麼信息或理念?


M — 我的一些裝置是通過手工塗抹無色紫外線丙烯酸顏料創作的。我把它們看作是三維壁畫。因為我專攻繪畫,因而我一直將“是什麼讓一幅畫成為一幅畫”這樣的對話銘記於心。作為畫家,我熱衷於了解它是如何做到的。我的工作是不斷地闡述繪畫是什麼、於現在與未來繪畫的意義是什麼。我會不斷在創作中借鑒繪畫的元素和概念,希望可以不斷地推敲琢磨一幅畫之所以成為一幅畫的整體概念。


1516935243722073.jpg


1516935810405015.jpg


1516935832107286.jpg


1516935855971614.jpg


360°— 您的作品如“終點站”極具科幻性,在視覺上,線的顏色運用仿佛讓作品打破時空維度。當時您是怎麼想到把織物和交通問題這兩個看似毫無交集的東西聯繫到一起的?


M — “終點站”是我於2014年在亞特蘭大製作的首個裝置藝術,其中一種組成元素是數千尺白絲帶形成裝置的正面投影。這個投影由Pablo Gnecco製作而成,他跟我講述了關於這個裝置的計劃,告訴我亞特蘭大曾經之所以被稱為終點站是因為它原本是一個火車站。那時我剛從紐約布魯克林搬到亞特蘭大,尤為思鄉,十分想念紐約的頻密的列車和便捷的公交。這讓我想到,亞特蘭大可以通過擁有一個有效的公共交通系統來提升城市質量。所以我用這個裝置來提出關於列車和列車旅行這一話題。Adam Babar還為此創作音樂,以進一步傳達列車旅行的概念。觀賞者可在“終點站”來回穿梭走動;在隧道裡,我仿照紐約地鐵系統中的穹頂結構,用手工繪製的繩子創作出一個模擬的結構。針對亞特蘭大這個城市,“終點站”是我個人對其詮釋的一種有效可行的公共交通系統,希望通過更加便捷的出行方式來提高當地居民的生活質量。



360°— 您從2011年便開始探索三維空間藝術,戶外裝置和室內裝置在設計上有什麼不同之處?於創作前,場地空間的選擇有哪些方面的考慮?


M — 藝術裝置是在室內還是室外,其實都無關緊要。我選擇場地是基於環境元素,尋找擁有有趣的建築和景觀元素的地域,使得藝術作品的所在地有故事可尋。我會用尼龍繩、黑光和隱形的紫外線等作為我的繪畫元素來放大這些空間的獨特性質,使其引人入勝。



360°—您這兩年的作品基本是互動裝置、混合媒體,您是怎樣看待新媒體這個領域的?


M — 作為一個藝術家,我的目標是持續不斷的推動自身和創作的發展。我認為新媒體是挑戰大眾視覺的最好選擇,能把觀賞者置身於作品當中,使之與作品融為一體。我想了解觀賞者對“藝術是什麼”“藝術能做什麼”觀念的看法,也想與觀者對話交流。我堅信,這是身為藝術家的職責——引入新概念、想法、思維方式和挑戰受眾的固有觀念。這樣他們就能根據自身經驗提出獨特的見解,而不是由別人告訴他們該如何去思考、感受或體驗;更确切來說,我還需要研發出一個審美體驗來激發受眾,從而讓他們自主提出新的想法。我相信這將帶來了一個持久不褪的個人改變,新媒體會是促進其實現的最好媒介,因為它創造了一個平易近人的藝術體驗,無關教育和經濟狀況,每個人都能享受。


1516936194996314.jpg


1516936210129908.jpg


15169362711263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