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設計|

比設計,俄羅斯不一定會輸

2018/07/08


比足球,俄羅斯或許只能止步於今晨的比賽;但要是比設計,俄羅斯大概還能再戰幾回合。

 

近日,So Foot 雜誌邀請巴西設計師Cristiano Siqueira創作世界盃特刊的封面。Siqueira在談及創作靈感時,表示自己深受俄國海報設計風格的啟發。

Cristiano Siqueira官網展示的靈感來源




的確,我們都能捕捉到當提及“俄國設計”四個字時所帶來的強烈印象。而你不曾發覺的是,無論是咖啡店外牆的無襯線標誌或者壁紙的單色印花,亦或是書架上的視覺雜誌封面,其實不時都能看到俄國設計的影子。

 

而這種風格在正如火如荼進行的2018俄羅斯世界盃的官方海報上體現得更加明顯。

塔可夫斯基導演「飛向太空」「潛行者」電影海報

 

這些海報、圖案的背後,便是誕生於上世紀20年代初的俄國構成主義。

 

構成主義是1913年左右在俄國開始一項的藝術、設計和建築領域的開創性運動,在1917年俄國革命之後真正崛起風靡。這場革命結束了幾個世紀的沙皇統治,在藝術文化領域也逐步形成了新的“人民”藝術的想法。

 

那時,現代設計已經開始在整個歐洲和美國出現,激發了創造藝術的新方式,而在俄國,設計在革命的早期階段也展現了深刻的創造力。

 

去年,在RAA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舉辦的「革命:俄羅斯藝術1917-1932」展覽前瞻中,史蒂文海勒總結了這段時期俄羅斯藝術設計的五個特點:極簡主義色彩、抽象和幾何、宣傳鼓動傾向、人民英雄主義和最突出的一點——構成主義。

 

 

俄國構成主義更多地被認為是一種哲學,而不僅僅是一種風格,反映了藝術對社會變革的信念,而不是個人表達。

 

俄國構成主義者是功能性藝術和設計的支持者,而不是掛在牆上的裝飾性表現藝術,這與資產階級文化被革命無產階級運動所取代的時代革命情緒相呼應。

‘Battleship Potemkin’ poster, 1925 年

 

傳統的、具象的風格被“構造的”蒙太奇照片和強烈的排版所取代。俄國構成主義的作品往往只需要最簡單的顏色,通常諸如紅色、黑色或者黃色。元素之間精彩通過對角線關聯,穿插著圓形和多角度切割的圖像。

 

通過層疊圖像和剪裁處理,創作出的作品總是非常引人注目、風格強烈。構成主義的作品的大量湧現是令人興奮與震驚的,這也符合構成主義創作者們改變社會的目標。雖然最初是用於政治資訊,但構成主義風格逐漸滲透到各種產品廣告、海報,以及書籍裝幀中。

‘The Communard’s Pipe,’1929年

 

亞曆山大 羅德琴科

Alexander Rodchenko

1891-1956

 

這位設計師、攝影師、畫家、雕塑家被認為是俄國構成主義運動的創始人之一。“構成主義”這個詞最就是由藝術家Kasmir Malevich在參考的羅德琴科的作品時首次提出的。

 

羅德琴科通過排版將攝影、繪畫和幾何元素組合成當時被稱為蒙太奇風格的作品。雖然他早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出於政治目的,但之後,羅德琴科逐步將構成主義應用於普通物品的廣告,如啤酒、奶嘴、餅乾、手錶等等商品。

Books (Please)! In All Branches of Knowledge, 1924年

革命劇院(Theatre for the Revolution)海報,1929年

俄國國家航空公司Dobrolet的海報,1923年

Trekhgornoe啤酒,1925年

 

 

埃爾 利西茨基

El Lissitzky

1890-1941

 

這位俄國出生的畫家、設計師的作品一直與至上主義者和構成主義運動聯繫在一起。除了藝術之外,他還學習過工程和建築,為他的創作提供了一種線性的、合乎邏輯的方法。

 

利西茨基的作品,尤其是融合了至上主義哲學的作品,在極簡的色彩和幾何形狀的象徵中被高度抽象化。與所有構成主義者一樣,他認為藝術應該被用作變革的推動者。

Beat the Whites with the Red Wedge 宣傳畫, 1919年

Dlia Golosa詩集,1923年

利西茨基表達過自己的設計哲學:“排版設計應該通過聲音和聲音的姿態以光學方式表現,”以及“藝術不再只是一面鏡子,它必須充當組織大眾意識的角色。”他富有思想的、充滿創造性的作品也影響了現代藝術,包括達達主義、風格派(De Stijl)與包豪斯。

俄羅斯展覽海報,1929年

 

斯坦伯格兄弟

Georgii Stenberg 1900-1933

Vladimir Stenberg 1899-1982

 

斯坦伯格兄弟總是聯合創作,在弟弟喬治二世於1933年因摩托車事故不幸逝世前的10年中,兄弟兩人一共設計了300多部電影海報(這是他們最為人所知的)。

 

當時的俄國群眾中超過60%的人口是文盲,因此構成主義者需要用強烈的設計來引起觀眾的注意。

 

“我們的前提是自由的......無視實際比例......或者將數字顛倒過來; 簡而言之,只要是能讓路人駐足的設計,就使我們的追求。“

 

他們的作品拒絕傳統風格,經常使用非常規視角和特寫畫面。到現在看來,斯坦伯格兄弟的作品依然具備令人過目難忘的魅力。而ITC在2000年發佈的名為ITC Stenberg的字體作品,靈感也正是來自兩兄弟。這便是他們的設計生命力的又一佐證。

 

部分資料來源於Ilene Striz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