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設計|

英國只有五分之一的設計師是女性,中國呢?

2018/07/19


今年六月底,英國設計委員會(Design Council)發佈了一份名為《設計經濟2018(The Design Economy 2018)》的報告。

 

2015年,設計委員會發佈了一份國際權威的設計業態報告,這是它的第二版。報告借鑒了英國國家統計局(包括年度商業調查和年度人口調查)的深度調研數據,調查了超過1,000家企業。

 

1532490703962319.jpg


這份報告慎重地審視了設計行業,並特別提出了以下幾個值得注意的方面。

 

1. 五分之四的設計師是男性

 

2. 只有八分之一的設計經理和企業主是黑人、亞洲人和少數民族

 

3. 數字設計師的收入為行業最高

 

4. 半數以上設計師擁有較高學歷

 

......

 

1532490735300146.jpg


這其中,設計師群體中的男女比例失調無疑是最令我們感受深刻的調查結果。

 

據《The Design Economy 2018》報告,儘管在大學學習創意藝術和設計的學生中有63%的女性學生,但實際上設計行業中 78%的從業人員都是男性,這表明女性進入到設計行業的比例要大大低於男性。

 

其中某些行業尤其以男性為主,例如在產品和工業設計行業中,男性設計師占比高達95%,數字設計中男性占85%,建築和建築環境設計中男性占80%。

 

女性擔任高級職位的可能性也遠遠低於男性,只有17%的設計經理為女性。除此之外,她們在各自行業裏的收入也低於男性,女性產品和服裝設計師的收入低於男性同行的18 %。

 

1532490827444776.jpg

 

為了更瞭解女性設計師的真實想法,也為了呼籲社會各行各業給予職業女性更多的肯定,設計委員會在2018年2月推出了“設計界的女性領導者”系列訪談,每個月採訪一位在設計界已有建樹的女性,針對一些性別與平等的問題進行回答。


以下是訪談部分內容的節選。

 

#01

你認為目前整個設計行業裏真的存在男女平等嗎?

 

 Sarah Weir OBE   設計委員會第一位女性CEO


沒有。我從我們(設計委員會2015年的研究中瞭解到,整個勞動力市場中男性占53 %,但在整個設計行業中,男性卻占到了78 %


1532497049137916.png

Sarah Weir OBE

 


 Jo Arscott   英國第一位黑人女性創意總監


不,但和大多數企業一樣,英國廣告業正努力實現平衡,儘管非常困難。這其中,婦女和平權團體在社交媒體上的發聲起了關鍵的作用,我相信這會成為我們新的發聲平台。

 

80年代末,我剛開始從事創意工作時,我還是整個行業中少數的女性和黑人之一。但在為IPG、Publicis和WPP工作了10年後再回到倫敦時,我震驚地看到了今天各種各樣積極的平權舉動,我不禁想,“這是真的嗎?這還是那個倫敦嗎?我能幫忙嗎?請讓我幫忙!"


1532497112856762.jpg

Jo Arscott

 


#02

平等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

 

 Sarah Weir OBE   設計委員會第一位女性CEO


平等權利、同工同酬、機會均等,就是這樣簡單。但即便如此,我在生活中還是多次發現,無論是對我還是對其他人來說,情況都並不是這樣,所以我一直在想辦法推進平等。

 

 

#03

媒體最近高調報導,某些部門和行業存在性別薪酬差距。你覺得設計行業也是如此嗎?如果是的話,我們能做些什麼來改變這種情況呢?

 

 Sarah Weir OBE   設計委員會第一位女性CEO


是的,我們2015年的設計經濟研究表明,整個設計行業的平均週薪是635英鎊。然而,當我們按性別篩選數據時,我們看到大多數女性設計工作者——高達68 %——的收入都低於這個數字。除此之外,女性設計師比男性更有可能在低收入的設計部門工作。

 

 

 Jo Arscott   英國第一位黑人女性創意總監


我一直認為,方案的競標結果是由設計師個人的因素決定的,這也是廣告和媒體文化的一部分。

 

我堅信,好的設計師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在競標中勝出,在薪酬的問題上,你也同樣可以運用自己的頭腦和智慧為自己爭取應得的工資。這就是我一直以來所學到的,這就是我的文化。

 

 

 Rachel Skinner   “2017年度最佳女性土木工程師”獲獎者


就工程設計的領域而言,我認為在真正有價值的崗位上,我們行業中的人都非常擅長確保他們的付出能夠得到相應的回報。這也許不是什麼值得報導的事情,不過確實是我們行業的情況。


1532497256893727.jpg

Rachel Skinner

 

 

#04

你在職業生涯中已經獲得了巨大的榮譽,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你是否有因為男性對你的性別先入為主的觀念而遇到困難? 

 

 Sarah Weir OBE   設計委員會第一位女性CEO


我一直記得在我還是勞埃德初級經理人的時候,一位年長的男子對我說,當某個我所期待的情況沒有發生時,我不應該擔心或抱怨,因為這是一個“男人的世界”。

 

可惜的是,我並沒有當即作出反駁,但我在心裏想,“你等著吧”。由於他對我(以及當時的許多人)能力的不信任,讓我在那以後的日子裏加倍努力去證明他錯了。

 

 

 Jo Arscott   英國第一位黑人女性創意總監


我一直都慶倖自己是個女孩,我平日裡也會穿金色晚禮服和粉紅色羽毛圍巾上班,我總是能被認同為“我”自己,事實上,我也從來沒有感覺到、經歷過或看到過任何界限。

 

但與之相對應的是,我必須付出更多,必須爭取到更多獎項,必須更加“偉大”,為此我也犧牲了自己家庭——你總不能兩者兼得的,而我選擇了將自己奉獻給我的工作,這對我來說是合適的。

 

與此同時,我也很高興看到今天許多女性在這方面的變化——她們既可以在事業上走到頂端,也可以擁有一個完滿的家庭。

 

 

 Cindy Walters   英國著名建築工作室Walters & Cohen Architects創始人之一


在我的事業剛剛起步的時候,我的一個朋友誠懇地說:“你會在事業中遇到很多困難——不過如果你需要一個男人陪同去面試的話,我會給予支持。”

 

他是真的認為我們需要他的幫助,只因為我們是女人、年輕人、或外國人!


1532497352349159.jpg

左為Cindy Walters;右為Michal Cohen

 


#05

平等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

 

 Jane Ni Dhulchaointigh   Sugru太空橡膠的設計者


“女設計師”的身份仿佛一直規定著某些方面,但又很難具體指出與“女性身份”直接有關的事情。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是,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容易產生信心不足的問題。女性的本能是溫柔的,容易表現得謙虛或者略有保留自己的能力或想法。 

 

但就我個人而言,我一直努力著讓自己走上那些由男性主導的舞臺。 我已經讓自己放手去做了,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持久的挑戰。


1532497382761232.jpg


1532497397110905.jpg

Jane Ni Dhulchaointigh設計的太空橡膠Sugru

 


 Michal Cohen   英國著名建築工作室Walters & Cohen Architects創始人之一


就建築設計領域而言,我認為最棘手的是經濟和社會地位的問題。對於那些原生家庭對建築行業並不重視的年輕人來說,要開始認真考慮從事建築職業是非常困難的。他們不僅不會接觸到它,他們也很可能負擔不起。這才是最大的挑戰。

 

我希望我們目前做的一切努力都能幫助改善整個大環境,讓這個環境能夠足夠包容、足夠多樣。我希望在商業公司在這方面都能足夠勇敢,並且在那些公司裡,你的口音、性別或長相都無關緊要,與眾不同之處才會成為你為人稱讚的原因。

 


- end -


部分圖片來自 Design Counc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