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設計|

每天做一張海報,他堅持了超過1000天

2019/06/06



對平面設計師來說,設計一張又一張的海報無疑是日常工作之一。化名為Mars Maiers的Allan Yu則將這個日常變成了一個已經積累超過1115張作品的每日海報計劃。每天設計一張海報?這件事光聽上去就讓人脫發,但Mars Maiers堅持了下來。


1559725407508468.jpeg1559725426102706.jpeg


WechatIMG510.jpeg1559725450893091.jpeg

創作編號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為:40/303/97/275


1559725578873944.jpeg1559725596986725.jpeg


1559725620340149.jpeg1559725634457889.jpeg

创作编号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分别为:351/383/407/538


當我們還是設計學生的時候,就已經對“每日習作”這個概念耳熟能詳。爭論一直伴隨它存在,一方面批判這個概念的過度風靡,一方面質疑在如此短時間內的創作是否無法帶來真正精巧的作品。也有聲音認為,當設計師帶著高度熱情、不斷投入在這項個人工作上時,他的正式設計工作可能會受到影響。


1559725830998019.jpeg


1559725844125980.jpeg


然而,對許多人來說,這種要求高度自律的“每日設計習作”不僅是日常工作之外的趣味,更是一種鍛鍊技能的工具(老實說,也是一種快速增粉方式)。對於Allan Yu(Mars Maiers)來說,每天創作海報作為一種略有強制意味的創作練習能夠幫助他成為一名更專業的設計師。在下文中,他解釋了開始這個計劃的原因,以及他堅持的理由。


1559725907972511.jpeg


1559725927590846.jpeg


“我在日常工作中會接觸到大量與科技有關的項目,這一定程度上擠佔了我做平面設計的時間。這就是為什麼我開始化身為Mars Maiers。我使用這個名字是因為我不想到處寫‘Allan Yu’——這名字很無聊,也會在一定程度上讓我完全獨立地以全新視角去做設計。而‘Mars Maiers’,我喜歡它的發音,也喜歡它呈現在字體中的樣子。海報需要的平面設計與我工作中大量接觸的產品設計、網頁設計以及交互設計大大不同,我喜歡它自成一派的美學,它也是更純粹的視覺傳播方式。”


1559726089274837.jpeg1559726103593427.jpeg


1559726124650395.jpeg1559726138492105.jpeg

創作編號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為:585/632/746/678


1559726379665109.jpeg


1559726398115330.jpeg


“當你要產生一個作品的時候,你當然會害怕自己犯錯誤、擔心人們會怎麼評價。但像演員或音樂家一樣,我的化名讓我成為了一個角色。這有助於把Allen Yu的工作和Mars Maiers的創造分開——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任何審美的評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帶給我最純粹的創造機會和極快的成長速度。”


1559726523398943.jpeg1559726539727709.jpeg


1559726563361141.jpeg1559726582953992.jpeg

創作編號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為:707/772/818/917


1559726680514918.jpeg


“四年前,在申請了耶魯MFA項目後,我立刻開始了這個每日創作計劃。紐約有一個設計圈子,其中不乏一些畢業自耶魯的優秀設計師,我非常喜歡他們。在申請這個項目時我信心十足,我有不錯的簡歷和一份在谷歌的工作。正覺得一切都會順利進行的時候,我收到了拒信。這個晴天霹靂讓我心碎!它摧毀了我作為一名設計師的自信,也讓我的自我認知產生了強烈動搖。現在回想起來,我才意識到自己當時創作缺乏風格,也完全不明白如何從美學角度創作。”


1559726819747583.jpeg1559726834713975.jpeg


1559726856736155.jpeg1559726870655833.jpeg

創作編號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為:995/1020/1022/1100


1559726999974866.jpeg


1559727016857769.jpeg


“那次經歷迫使我不得不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我到底想不想成為一名設計師?我決定以每天製作一張海報作為促進思考的方式,直到我的設計能力真的有明顯的變化。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堅持了超過1000天,這大約花了三年時間。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計劃什麼時候會停下來。”


1559727124507698.jpeg


1559727142547219.jpeg


“這些習作大部分都是在安靜的夜裡完成。對我來說,這已經成為一種儀式。睡覺前,我會換上睡衣、洗漱完畢,然後變身Mars Maiers。有時我只是取樂,並沒有完整嚴格的章法和計劃。像是即興表演一般,設計過程中會有許多意料之外的情況,它們能給我更多靈感。每一張海報我大概需要投入半小時左右的時間。這帶給我的好處之一是不再在剛開始做某事時畏手畏腳,而是任由思緒帶領著創作的方向。這個項目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一個藝術家,而非僅僅是設計師。”